推广 热搜: 摩托车  省油  suzuki  BMW  力帆  宗申  豪爵  价格    yamaha 

从祁连山到阿尔金山RX1S史上第一穿之穷途末路青甘交界(七)

   日期:2020-10-16     来源:摩托财智    浏览:205    评论:0    
核心提示:紧链子,打链子油,拿出一桶备油加上。饭后出发,过废弃的硫磺矿,一大片房屋只剩残垣断壁,只有最高大的矿山俱乐部,还尚可辨认
 

紧链子,打链子油,拿出一桶备油加上。饭后出发,过废弃的硫磺矿,一大片房屋只剩残垣断壁,只有最高大的矿山俱乐部,还尚可辨认出它当年的模样。其他两个村庄的花儿地、农业队跟硫磺矿一样,早就都没有人了。破败之后的人类曾经的家园,更显得阴森恐怖。

<<<往期

从祁连山到阿尔金山RX1S史上第一穿之翻车疏勒河畔(六)

从祁连山到阿尔金山RX1S史上第一穿之步步泥泞疏勒南山(五)

从祁连山到阿尔金山RX1S史上第一穿之强闯雪山(四)

从祁连山到阿尔金山RX1S史上第一穿之接天绿毯祁连草原(三)

从祁连山到阿尔金山:RX1S史上第一穿之国画走廊大通河谷(二)

从祁连山到阿尔金山:RX1S史上第一穿之出发篇

我昨夜就是在万户萧疏鬼不歌、风声鹤唳望天河的一片废墟的农业队旧址露营的。尽量利用人造物,是安全露营的第一原则。鬼由人生,鬼由心生,有人之处才有鬼,无人之处便无鬼,安水之处是梦乡。

过一处严重水毁路段,必须下路基坎,用鞋子踢土设计一条轮辙。一路剧烈颠簸而下,在青甘交界处的深沟峡谷处盘旋下行,坡很陡。又是一道两条雨水深切沟,车子过不去,探路后绕行得过。

眼看再有二三百米就要下到河谷底了,却遇到大塌方,大半边红色丹霞山体大面积脱落,塌方体是个下斜偏坡面,非常松软,如果动手经过整修后,摩托车可以过去,但越野车就很难了,宽度不足,强行去走,就有一侧边轮掉下右侧深谷的极大可能。向前看去,塌方下面的河道早已被洪水冲的一片狼藉,乱石遍布,不见了原有的车辙,河道原本相对稳定的旧貌全部被洪水改变了,大石头遍地都是。见到如此场景,我更担心了,过了塌方处前面的河道还能走吗?

这条河是疏勒河的一个支流,也是青甘两省的界水。在与疏勒河汇合处一带,切出了一个深达百米的险峻峡谷。进入这条河道,其实就是进入了甘肃地界。我步行下到河边,独自涉水进入河谷里,趟河找路、探路。岸边有一道陡坎儿,看着不高,却是车辆的一道矮墙,越野车肯定下不去,会托底挂住,动弹不得。摩托车可以找个豁口或者制造一个豁口强行下去,但一旦下去就别想上来了,再也没有回头的余地。

边走边探,河道两边已经没有连续的平坦地面,不能行车,要想通过,就必须全部在河道里穿行。但这已经不可能了,河道里全是大小石头,又是逆水而行,困难更大,何况我是满载行囊的拉力车呀,就更不可能了。

原有的河边台地都被洪流随意切割,变成了一座座孤岛,边坡又陡又高。唯一的通道,就是始终趟着水流走。而唯一有希望能通过的摩托车,只有高赛,而且还必须是不携带任何行李物品的单人裸车,就如同搞一次河道山地赛那样,对于越野车手而言,那也将是非常具有极限挑战性和非常困难的。

涉水间看到了一对冷水鱼,很像裸鲤,没等我开机拍照,就快速游进了急流中,踪影全无。又看到一条冷水鱼,肯定不是裸鲤,游身如蛇,不是高原花楸,很像内地的黄泥鳅,可惜没能看清它的真颜。大自然里的生命,顿时给我增添了力量。再往上游走,河道越来越窄,不足百米宽的河谷,两岸都是千万年来冲刷而成的立陡的土质或全石的崖壁,高不可攀。每个转弯转角处,都有一丛丛或一堆堆茂密的乔灌植物,密不透影。突然想到,有树木灌木丛,怎么会没有鸟飞、鸟鸣呢?难道是在我之前早已有动物惊扰了、惊飞了它们?

只有身处无人区时才有的那种下意识,让我忽然紧张起来,警觉起来,心跳加速了!我最担心的就是这些看不透的密丛,不知是否隐藏着野兽。如果在此地与猛兽偶遇,必定是狭路相逢,凶多吉少!

我赶紧寻到一根结实的树干,截成合手的长度,作为“万一”的防身武器。我不断地问自己,到了与野兽“迎头对峙”的危急关头,这真的管用吗?我心里也没底儿!管护站的人一再告诫我说,山里有狗熊的,在白天还曾看到过二三十只的狼群在若无其事、目中无人的游荡。

前出涉水探路,进入人迹罕至地带,必须高度警觉,高度戒备。探路约四五千米远,在面对一座黄色大山的地方,我停住了脚步,一路上的河道状况几乎一样,山重水复已无路,柳暗花阴不见屋,我不在抱有任何虚无的幻想。

冲动、鲁莽不是勇敢。遇到极端难题,尤须有白刃加于前而不惧,泰山崩于后而不惊的精神状态,不慌张、不乱思,理性、理智、坦然面对,清醒、明智、正确抉择,才是旅行探险者的应有姿态。

返回塌方停车处,我决定返回苏里,向南走天峻、德令哈、大柴旦、当金山,绕行到阿克塞、肃北,从西面进入祁连山西段。荒漠地带的风太厉害了,它看似无形,却塑造了无数的大山现形和雅丹地貌,很快就能带走地表的水分。原路返回,地面风干很多,大水坑变小,小水坑更小甚至消失了,很多地方的路边都有一线的行车可能性,比去时好走一些,所以返回时走的也快多了。行车轻松了一些,视界就变宽了。

雄鹰在白云与雪峰间盘旋,显得更加矫健威然,它才是这儿的主人,是大地和山神的化身。野兔很多,跑几步就呆立不动,试图用静止一招躲避敌害,但却逃不过人眼的连续追踪。旱獭很贼,体态圆滚憨厚,却跑动敏捷,见到人就立马钻进了洞穴里,来不及拍照。

又见到了祁连山主峰团结峰,细看,原来峰尖是朝北的鹰嘴状,真的太形象了!嗯?怎么所有的雪峰都不再像来时看到的那般雄伟壮观了呢?没能走通青甘交界地段,我采用备用路线,走向祁连山西段。出师未捷天无路,长使英雄叹嗟嗟!

 
打赏
 
更多>同类资讯中心
0相关评论

推荐图文
推荐资讯中心
点击排行
网站首页  |  版权隐私  |  使用协议  |  联系方式  |  关于我们  |  网站地图  |  排名推广  |  广告服务  |  积分换礼  |  RSS订阅  |  违规举报  |  粤ICP备12090350号-2
Powered By DESTOON